关于江婉菱的老公,就是那个废材上门女婿,众人早有耳闻,毕竟当初那一场婚礼传的沸沸扬扬,都说这小子是个三无产品,没房没车没存款,好白菜让猪给拱了。

“原来是他呀,长得倒是有模有样的,可惜啊,不过是个窝囊废而已!”

“那他开的这车怎么回事,估计得好几百万吧?”

“还用问吗,就像王少说的那样子,肯定租来的或者借来的,没有能耐还喜欢装比,简直没救了!”

众人议论纷纷,目光已然由羡慕变成鄙视,觉得林阳没有那个实力还要打肿脸充胖子,这样的男人太差了,不值一提。

王龙根本没把林阳放在眼里,觉得肯定是借的兰博基尼,对方哪有什么经济实力,自己根本用不着有丝毫忌惮。

他气焰嚣张的骂道:“有老公能怎么着,老子就是喜欢缠着她,你这个窝囊废还敢打我啊,有种你动我一下试试?”

如果是没有入赘之前的林阳,早就一耳光抽过去了,非打的对方满地找牙不可,然而今非昔比,他脾气收敛了许多,学会了克制。再者作为一位集团公司董事长,也犯不上与没脑子的富二代动手,林阳一声冷笑,“打你怕脏了我的手,我只想告诉你一句,假如你还敢骚扰婉菱,就等着上医院躺着去吧

。”

“本少爷就是不信这个邪,我就要把她弄到手,你敢动我一下试试,我让你横尸街头。”王龙愈发嚣张的放出狠话,狂的不得了。

“你这个畜生!”江婉菱气的俏脸发白,扬起胳膊向着王龙脸上抽过去。

不曾想,却被林阳抓住手腕,让她脸上浮现失望之色,怒道:“我是你老婆,被别人这么欺负,你竟然拦着我,还算是个男人吗?”

“哈哈……”王龙一阵狂笑,洋洋得意的说道:“江婉菱,你终于看清楚了吧,这家伙就是个缩头乌龟,天生的绿帽王,你跟着他就得受一辈子委屈。”

林阳没理会这厮的挑衅,冲着婉菱说道:“我自己都嫌这家伙肮脏,又怎么会让你的手碰到他,放心吧,以后他肯定不会再过来这里烦你,我保证……”“你这个没用的废物,说的好听,你有什么本事保护我,松开我的手。”江婉菱并不相信林阳的话,在她看来,一个借来超跑装门面的男人,本身就缺乏诚实的品质,不过

是满嘴跑火车罢了。

“这话一点不错啊,他就是个懦夫而已,毛都不是,会吹牛罢了!”王龙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一帮人眼神里也是充斥着不屑,却发现林阳抬起了另一只手,而附近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辆墨绿的兰德酷路泽,从车里钻出几条黑衣汉子,猛虎般冲到近前。

为首者声音低沉的道:“都闪开!”

众人慌忙向后退去,只见这条汉子一记冲天炮击中王龙面门,惨叫声传出,王龙脸上开了花,紧接着胳膊被人向后扭去,硬生生的被掰断,令其摔倒在地哀嚎不已。

那几个跟班的看到王龙挨揍,不能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