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系列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,尤其老妇人的左腿竟然能动了。

刘洛东惊诧不已,脸色铁青,觉得真是见鬼了,怎么可能,太神了吧!

江佳琪愈发疑惑,心里愤愤不平,谁能想到,这个窝囊废还会针灸,好像有两下子,不过奶奶病的那么重,怎么可能治好。

但愿废材女婿治疗失败,最好让奶奶病症加重,到时候让你承担责任进监狱,永远也翻不了身。

作为孙女,她太过恶毒,为了彻底打击江婉菱和林阳,甚至盼望着奶奶的病千万别有好转,毫无亲情可言。林阳心无旁鹫的拔下银针,又扎在老夫人右腿上,然后双手合拢一上一下,两股气息在掌心融汇,他右手放在老夫人肚子上,一股灼热气息顺着穴位涌入,在全身经络游

走……治疗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,耗费了大量真气,林阳额头已经见汗,老夫人原本苍白的脸愈发红润,不但双腿竟然能够挪动,在林阳的搀扶下,竟然坐起来,内心一阵狂喜

“我的腿可以动了,腰也有知觉了,能够自己坐着了,真的好转了。”

江婉菱喜极而泣,哽咽着道:“奶奶,您确实好了,再也不用遭罪了。”

然而治疗并未结束,在林阳的要求下,老夫人缓慢的翻过身子俯卧着,林阳手上多了一枚金针,末端以陨石为柄,雕刻着金针渡劫四个小字。

只见他施展了还天十三针绝技,金针快速扎在白环俞等穴位上。

又过了大概一刻钟,林阳累的满头大汗,有些疲惫的直起腰,说了声,“好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江婉菱紧张的询问。

“奶奶的病已经治好,能够行动自如,只是卧床太久了,暂时需要人搀扶着才能下地走路,三天之后,便能自己行走了。”林阳很有把握的回应。

“是吗,奶奶终于脱离苦难了!”

欣喜之余,看到林阳近乎虚脱,江婉菱内心有着很大触动,破天荒的上前,把手帕递给了对方,低声道:“你先擦擦汗吧。”

看似简单的举动,蕴含着关心,林阳很是欣慰,微微一笑,接过手帕抹了把脸,顺手塞到自己口袋内。

在林阳和江婉菱的搀扶下,老夫人起身。吴妈赶紧取来拖鞋给穿上,瘫痪二年的老人家竟然真的站起来了,并且颤巍巍的迈出了第一步,内心的喜悦可想而知。

老夫人满面笑容的说道:“我的病好了,能走了!小阳你的医术太神奇了,是你给了奶奶第二次生命,你是我的大贵人,我都想给你磕头了。”

“奶奶,您说什么呢,是不是高兴地糊涂了?”江婉菱嗔道。

吴妈在旁边偷笑,林阳也被逗乐了,“奶奶,别说这些客套话了,我是您的孙女婿,也没什么本事,就会点医术,这不是应该的吗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