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子年轻时尚,穿着碎花吊带裙,香肩外露很是吸引人,竟然是江心妍。

年轻人嘛,总是耐不住寂寞!

尤其她这种刚结婚的小妇人,还没洞房花烛夜,老公就进了骨科医院,而江心妍已经食髓知味,又怎么可能老实了。

最近这女人与另一位阔少打的火热,就是身边的吴明浩,一个戴着耳钉、手臂上纹有彼岸花的社会青年,长得很英俊,不过脸色白中泛青,黑眼圈严重。

对于送上门来的江心妍,吴明浩乐的享受,反正对方老公孙绍强在医院里躺着呢,怕什么,不玩白不玩。况且他也不是寻常之辈,家里有钱有势力,向来谁都不惧。

忽然间,这一桌人见到了穿着学生装的靓女,无不定睛观看。

江心妍觉得这女人有些面熟,但是想不起来了,实际上她结婚那天,苏伊云也到场了,作为孙家的宾客,而彼此并不熟悉。

苏伊云和孙耀庭都是云海商界的佼佼者,泛泛之交而已,受邀参加了那场婚礼,对于新娘子江心妍并未有太多关注,倒是与林阳认识了,还成了至交好友。

听到旁边传来耳熟的声音,林阳下意识看过去,也发现了江心妍,只见对方冲着他怒目而视,心想,怎么遇到这女人了,恐怕要有麻烦啊。

江心妍把吴明浩放在她腿上的手挪开,嚯的起身,用着指着斥责道:“林阳,你这个废物,作为上门女婿胆子也太大了,竟然勾搭上别的女人,还要不要脸了?”

她不能轻易放过那小子,下午在江氏地产的时候,两个人之间就发生过争吵差点动手,现在又碰上了,绝对不能善罢甘休。

大厅内客人众多,江心妍的声音又很大,引起周围的人扭头观望,暗自猜测着这女人为何发飙,目光也落在遭受指责的青年身上,议论纷纷。

“看到了没有,那小子好像上门女婿啊,跟别的女人出来,好像被抓包了。”

“活该,都混到给人家当赘婿的地步了,吃软饭的玩意儿,还敢到处留情,这样的男人不是好东西!”

众目睽睽之下,林阳一阵难堪,不想与其过多争执,无奈的笑了下,“我跟朋友过来吃个饭而已,你吃你的,咱们互不相扰行吗?”本以为自己态度谦卑,就能避免江心妍的无理取闹,不料,这女人愈发猖狂的骂道:“放屁,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东西,到处鬼混,你们孤男寡女的在一起,还能有好事了

。”江心妍就像疯狗似的乱咬一通,实在让人憎恶,哪怕林阳涵养再好,脸色也是一沉,皱眉道:“那你呢,要是我没看错的话,刚才这位胳膊有纹身的哥们,正把手放在你大

腿上来着……”

此言一出,更让众多围观者瞠目结舌,觉得很有意思,没想到出现了戏剧化的反转,原来这女人自己也不检点,刚才还上演了不雅一幕,真好玩啊!

关于江心妍和吴明浩非同寻常的关系,同桌之人早就知道,他们也没什么避讳,在一起如胶似漆,经常搞些小动作。

林阳目光毒辣,一眼就瞥到了江心妍和那男的不轨之举,本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想法,当即点破,也是不留情面。

毕竟自己是有夫之妇,丑事被林阳昭告于众,江心妍面红耳赤,气急败坏的骂道:“你不要血口喷人,再敢胡说八

-->>

道,本小姐让你不得好死。”

对于这女人的行径,苏伊云早就看不惯了,脸上蒙上了一层冰霜,她好不容易把林阳约出来,想要度过愉快的夜晚,却搅和了,怎能不气恼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