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不其然,又有一帮老僧人走出寺院,为首者赫然是德高望重的觉印方丈,紧随其后的乃是达摩院五位高僧,至少都是七八十岁的年纪,眼里精光四射,显然具备深不可

测的功力。看到觉慧大师遭受重创,一帮人大为震撼,觉印方丈赶紧吩咐弟子把对方抬走了,阴沉的目光看向傲然而立的林阳,怒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过来少林撒野,岂有此理

。”

林阳的猖狂作风没有半点收敛,毕竟本就是过来砸场子的,有仇必报,不失为英雄本色,否则铮铮铁骨何以顶天立地。便是一声冷笑,“正主终于来了,公道自在人心,那咱们彻底把话说开了。我为何找上门来,并且痛下杀手,还不是因为少林派遣了觉慧和尚袭击凤凰宫,光明正大的出手

也就算了,竟然包着秃头脸上蒙着黑布,隐藏身份发起攻击,这是人干的事吗?”关于这件事,少林上下都已经知晓,听闻林阳振振有词的质问,众人都觉得理屈词穷,掌门确实考虑不周,为了替峨眉派出头,竟然指派觉慧大师隐藏身份过去收拾林阳

,不是名门正派的作风。“你……”觉印方丈老脸涨得通红,怒道:“多说无益,你小子不是能耐吗,要向本方丈发起挑战,那就按照少林的规矩,闯过三关才行,老衲身边有五位达摩院高僧,你随

便选一位与之交手吧。”

便有五位老僧人向前一步,并排站立着,有的长眉低垂,有的神情木讷,有的不动声色,却代表着少林至高武学,都是一等一的高手。

林阳目光掠过,用手指向左侧的白眉老僧,“在下就向这位高僧请教吧。”

霎时间,众多少林成员眼里闪过幸灾乐祸之色,觉得林阳真会选对手,必败无疑,没有任何胜算。

白眉老僧竖起手掌说道:“阿弥陀佛,在下达摩院首座子恒和尚,很荣幸领教公子高招。”

此言一出,林阳心里暗自叫苦,自己可真会选啊,一下子挑中达摩院首座,肯定是最厉害的,估计不好对付啊。

然而,事已至此,也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还请大师指教,咱们比拳脚还是兵刃?”子恒大师道:“公子怎么都行,我是不用武器的。”显然自视甚高,毕竟他比方丈还高一辈呢,已经年过八旬,对面的青年不过二十出头,以年纪来说,给他当徒孙都嫌小

呢。

在众人看来,就算是子恒大师赤手空拳,林阳动用兵刃,也实属正常,毕竟作为辈分极高的达摩院首座,他比对方多修炼了几十年呢。

出乎众人意料之外,林阳竟然把手里的狼牙棒丢到远处,很是恭敬的道:“那我不能占大师的便宜,也不用兵器了。”

周围一片哗然,龙芊芊等人颇为不解,毕竟面对如此高深莫测的强者,使用兵器会多了几分胜算,最起码能够自保,为何如此呢?

在少林成员看来,林阳分明就是狂到极致,为了显示自己能耐非凡,完全不知道天高地厚。

子恒大师为之一怔,声音低沉的道:“公子气魄非凡,绝非池中之物!实际上,老衲苦修多年,并且以逸待劳,才是占了大便宜,惭愧惭愧,您请出招吧。”

“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林阳飞身而起,挥拳猛击,便有金色锋芒如同长龙般呼啸而去,气势惊人。

“好功夫!”子恒大师高声赞了句,倏然而动,使出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龙爪手,便有青芒暴涨,空中仿佛出现一颗巨型龙头,昂首怒啸,挡住了凶悍攻击。

“嗤嗤嗤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