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愕然,没想到齐山泰来这么一手,料子都卖给别人了,此刻看到暴涨又突然反悔,跟强抢有什么区别,还真是痞子作风!秦淑珍更是双手掐腰,利益当前,也不顾形象,完全就是泼妇般,为虎作伥的叫嚣道:“没错,这块原石是我们先买的,小兔崽子空手套白狼给忽悠了去,分文没出,就想

把我们的料子讹诈了,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,一千两百万就得给我们。https://”

郑老板面露难色,即便知道齐山泰两口子不好惹,还是皱眉道:“可是料子钱已经给你们了,七十万,我刚才就打到你的账户上了。”

“那我把七十万退给你,你再给我一千两百万,然后紫罗兰料子给你,咱们就两清了。”秦淑珍蛮不讲理的道。

“这么做不符合规矩啊,抱歉,没有林少的允许,我不能把钱给你们。”郑老板自然不能坏了交易场所的名声,否则传扬出去,以后也不用再做买卖了。

“什么狗屁规矩,老娘就是规矩!”倚仗着自己是秦三爷的女儿,而且丈夫手下众多,人人惧怕,秦淑珍愈发张狂,瞄着紫色眼线的一双妙目闪过凶光,恶狠狠的说道:“林阳,你给老娘说清楚,这料子是不

是应该归我?”所有人的眼神全都落在林阳身上,看他如何应对,这两口子都不是好惹的,一个是有名的道上大哥,另一个是地下王者的大女儿,估计小伙子也不敢得罪,否则就是死路

一条。

然而众人还真是小看林阳了,只见他一声冷笑,撇嘴道:“想得美,这料子就是本少爷的,凭什么给你,做梦去吧!”

“哎呀,你这小崽子来劲是吧,老娘撕了你的嘴。”秦淑珍气的咬牙切齿,恨不得冲上前去狠踹对方一顿。

齐山泰更是勃然大怒,眼里涌现杀气,破口大骂道:“狗杂碎,你还敢猖狂,来人,给我打断他的腿……”

一摆手,那些混子便如同群狼般冲过来,要对林阳大打出手。

此举彻底惹恼了郑老板,怒吼道:“都给老子住手,谁敢在这里闹事,我让他躺着出去。”那个秃头痞子还不信邪,扬起拳头向着林阳砸过去。电光火石间,一枚弩箭从空中激射过来,正中他肩膀,疼的惨叫出声,仿佛受伤的野狗般向后退去,一下子蔫了,呲

牙咧嘴的向上看去。二楼的栏杆处,站立着皮肤黝黑的妙龄少女,容颜娇俏,乌黑的秀发在头上盘成髻,插着一朵鲜花,体态婀娜,上边穿着湖绿色绣花偏襟紧身衣,下边是黑色直筒裙,勾

勒出迷人曲线。

女孩名叫玛丹,缅族人,也就十七八岁的年纪,如同含苞欲放的花朵,却带着刺,因为手上端着一张小巧的弩弓,刚才就是她发射弩箭射伤了秃头男,相当狠辣。

发觉众人惊诧的目光,玛丹扬了下手中的弩弓,用独特的腔调说着汉语,“你们听好了,谁再敢闹事,就像他一样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