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听官兵要查检车辆,罗通没怎么样,可是肃却坐不住了,赶忙催马上前,与他耳语。

“夕甬老弟,不能让他们动手,这里可都是最好的粮食,万一他们用刀戳伤了,如何是好?”

这种说法不是没有,但让罗通心中不屑的,还是肃的态度。

他,太紧张了!

不过这样正好!

罗通不露声色地点了点头,趁着那群士兵还没动手,他赶忙道:“这位军爷,您先且慢,小的这,有些话要和您说。”

“你要说什么?”

罗通看着他拽地和二五八万似的,真想给他一个大嘴巴,让他知道知道怎么做人,无奈何,自己现在扮演的角色,不允许如此。

他只能忍着心里的气,面上赔笑,“军爷,借一步说话。”

“借一步?你也配!”

校尉狠狠地啐了他一口,翻着白眼,“告诉你吧,有啥话你就当着我兄弟们的面直接说,别在这狗狗求求的,知道不?这里没有外人!”

“是。”

罗通深吸口气,压制了心中火气,你个小王八蛋,敢和老子这么说话?看来你平时也就这幅德行了!

“军爷,是这样的,车上装着的都是上好的粮米,受不得刀剑气,所以还望军爷可以手下留情,路刺我都拿得出来,肯定是没有问题的,不过我也知道军爷您和兄弟们都辛苦。所以......”

这个时候他将目光转向了肃,肃也同时掏出了一袋银子,“军爷,这是一点小心意,您和兄弟们买点酒喝。”

“呦呵?”

校尉接过银袋子,掂量了一下,眼中闪过一抹精光,故意问道:“你这里是多少银子啊?”

“回您的话,八十!”

肃这一袋银子,分明是一百还多,可他却说是八十,用意不难理解,校尉也的确被他说得一笑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