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完玉殛子的想法,赵飞扬二度陷入沉默,大概几十个呼吸之后,他突然转过头来,悄悄在他耳旁问道,“真人,以你的角度来看,如果现在我把军队压上去的话,能够捕捉到楚琼嘛?”

“这个......贫道不清楚。”

玉殛子说着,把拂尘甩了一下,别在自己的腰间,“可如果贫道是楚琼的话,我绝对不会坐以待毙,公子是否派人夜袭,不重要,重要的是公子已经拿到了项骁,至少这个情况,能够让公子您在一段时间,放松警惕不是嘛?或许是半个时辰,也许更短,但无论如何,只要您的警惕放松了,那也就是我反攻的好机会。”

“真人的意思,是说楚琼会派人过来冲营?”赵飞扬语气轻佻,可面上却没有四号的表情变化。

因为这一旦,他也想到了。

的确,要是换个位置来看,自己作为楚琼的角度,的确利用短暂的松懈进行攻击,只要足够迅速,猛烈的话,那么就会得到超乎预计的效果。

但是这种情况,存在很高的风险,依照自己之前和楚琼的交手,还有和他之间的会面,赵飞扬并不认为那是一个善于弄险、愿意弄险的人,所以他现在还在犹豫,是否要进行等候。

因为一旦要是对方执意冲营的话,你带兵反冲上去,也许会让双方碰面,可还有一种结果,就是和对方失之交臂,双方冲营之后,彼此的到的都是一场空。

这是赵飞扬所不能接受的,因为对调的话,他这一变更为吃亏,毕竟他手下的数千人,拥有着足数的粮食,军械。

一旦双方对调,到时候等于是直接为对方增加了僵持、鏖战的资本,绝逼的赔本买卖,就是因为这一点,所以他现在才拿不定主意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