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哈哈!”

这一次,在场其他三个人都笑了,程正允看着他一面摇头,一面捋胡子,“飞扬啊,你这样想老师理解你,可是你真的忍心把那么一个小丫头派上战场吗?再说了,现在你和楚琼的赌约上看,那就是在双方搏命,凶险啊。”

“是啊,飞扬兄,要是让嫂夫人上来,只怕你手下那些军队也不会服从的,他们毕竟不是你的近卫,也没有见识过嫂夫人的历害。”

既然陈锦也这么说了,那赵飞扬只好把这个想法作罢,相比于其他两位,陈锦是最能接受一些突发奇想的,要是连他都反对,那自己这个想法,至少有七成是不对的。

“那”

赵飞扬原本先说如何是好来着,可是晃然之间他注意到了陈廉的表情,一下子就明白过来,到了嘴边的话,自然也换了说法,“我手下的确捉襟见肘,不过要是总督大人能够帮忙的话,情况可就不一样了。”

“飞扬,我正是这个意思。”

到了这种事情,陈廉说话都不由自主的变了声调,严肃起来,“在我手下,最得力的当然是锦儿,现在他跟着你了,其次则是一个叫王辉的,此人对于战略战术十分精通,奈何眼下我把他派出去同林大人应对护漕营了。”

今天他们四个人聚在这,除了要听一听赵飞扬那边的情况之外,更重要的还是双方互换线索,已保证能够将所有损失消耗,降到最低的情况下,能够把南地四省的匪患消除。

对于林意深出兵护漕营这件事,赵飞扬早就知道了,不过听陈廉这个意思,他要是不说点什么反而不好了。

只见赵飞扬听完他的话,忽然苦笑起来,“那如此说来,总督大人这边也没有谁要介绍给我了吗?”

“怎么会呢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