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敌军退了,我们胜了!”看着牧田之上的匪军向后方逃窜,官军之中忽然响起一阵呐喊之声。

玉殛子轻抚胡须微微一笑,随后下令道:“全军保持阵型,依次前进。”

赵飞扬的军队都是经过严苛训练,纪律绝非楚琼麾下那支散兵游勇所能比拟。

战士们虽然兴奋于击溃了敌军,但是行军推进之时结合的依然十分紧密,竟然没有丝毫的破绽。

正在此时,一员骁将打马从前锋军方向而来,正是雷开。

“先生,现在敌,军一路败走正是乘胜追击的好时候,我们不妨继续前进,一举歼灭敌军?!”雷开兴冲冲的说道。

玉殛子轻抚胡须,目光眺望着一路败走的楚琼军,思考片刻后说道:“不可。雷将军你看,敌军虽然败走但行军却颇有章法,不可贸然袭击。”

“我们现在只需牢牢咬住他的尾巴,迫使他们不断后退,只要咱们跟上去,控制住牧田的交通枢纽,此战便可算为大胜。”

雷开还想争辩一下,毕竟这场仗打得实在是太痛快了,要是能顺势扩大战果说不定就能早日赢得这次赌约。

玉殛子不等雷开开口,正色道:“雷将军切莫多言,楚琼麾下兵马比之我军多出许多,现在并非决战良机!”

听闻此言,雷开也想通了其中的关节,拍了拍脑袋道:“遵命!”说罢打马返回前军督战。

两军与牧田之上拉扯了近三个时辰,直到天光渐暗日已西沉,这才各自选了有利地形扎营修整。

赵恪军因为下午打了一场大胜仗,士气正是高昂的时候军营之中一直吵吵闹闹嬉笑声不断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