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玉殛子刚离开,一个不速之客却来到了帅帐前。

“项壮士......”赵飞扬的亲信有些吃惊,这项骁来军营的时间可不短了,但却从没有一次在晚上独自一人前来。

“我想见见赵将军......”项骁目光向着帅帐中的亮光看了一眼,眼中有些迷茫。

“进去吧,将军刚醒过来。”身为赵飞扬的亲信,他自然是明白主将想要收复面前这位大汉的愿望,自然是巴不得项骁多来找将军谈谈话呢。说完甚至上前一步,亲自拉开了帅帐的帐帘。

“项骁?!”赵飞扬见了来人微微有些惊讶。他不惊讶项骁会来见他,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。

他的目光快速扫过,一身黑衣打扮,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,眼神也是空洞洞的模样,活像是一副行尸走肉的模样。

“赵将军......”项骁走进来后却是直愣愣的站在那里,叫了赵飞扬一声后却闭紧了嘴不在说话。

“先坐下,先坐下。”赵飞扬亲自为项骁搬了把椅子坐下,他一眼就瞧出项骁有心思,而且多半跟下午楚琼与他的谈话有关系。

“匪......楚琼的尸首都安排好了吗?”赵飞扬坐在项骁身边,拍了拍他肩膀一副大哥哥开解弟弟心事的模样。

项骁木讷的点了点头,道:“虽然没有大操大办,但也给备上棺材和一些陪葬品,总不至于太寒酸......”说完后又低着头不说话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