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着,赵飞扬忽然顿了一下,嘴角微微上扬:“只有让那些海外异国也知道我等威名的存在,视我等为天堑雷池,不敢冒犯大梁,视大梁为上国。”

“如此的话,你想想皇帝又该如何对待咱们?”

“他就算在想要动手,总得为了自己的国家考虑一下,我是想和那些海外异国的君王们称兄道弟啊!”

赵飞扬这说法,宏大又辉煌。

项骁甚至有些听愣了,不仅是他,罗通同样如此。

他成天跟在赵飞扬身边,却从来没有听他说起过,但是很显然,他这绝对不是临时起意,公子他什么时候考虑的这些事呢?

心里疑惑,可是他却不会多问,什么时候想的有什么关系?

反正开战的话,自己总还是要跟着过去保护他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稍加停顿,项骁悔过神来,脸上的笑容带着一股无法描述的意味:“主公,那要是这样的话,我现在就回去准备一下,等你的消息。”

“好!”

项骁离开之后,赵飞扬果断利用自己的手段向玉殛子传信,而且是不用回信的那种,他相信玉殛子肯定懂得自己的心意。

之后,他换了一身铠甲,直接进宫了。

这个时候,衣着的细节上就能表现出自己的态度,这非常重要。

御书房中。

赵飞扬来得很早,但是听说皇帝在后面同师画炼正在休息也就没有打扰,不管怎么说,男人有些事情都理解的。

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左右,内侍给他换了两次茶,他也看完了一本兵书之后,赵一凡这才姗姗迟来。

还没看见他的人,致歉的声音已经传到。

“兄长!”

“不好意思,实在是不好意思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