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让所有人都到我这来,不来的......你就直接把人杀了。”

“明白吗?”

侍卫点点头,刚要走,又被叫住。

“等下,还有一件事很重要,你找几个可靠的人到城头上去,告诉所有驻防江将官,让他们不许和大梁军开战,没有我的命令,一片木板也不许下水。”

“同时还要告知大梁的军队,就说让他们稍等两个时辰,两个时辰之后,我会去和他们谈话。”

“都记住了?”

侍卫点点头,神情有些苦涩:“大将军,属下虽然记住了,可是这些事......只怕没有人会听从啊。”

“无妨。”

狈永安面色冷峻已经不复之前那般苍白。

“这个你拿着,这是先帝的配剑,也是他赏给我在关键时刻使用的宝物。”

“只可惜,城主已死,这东西再也发挥不了自己的作用了,你带在身上,现在我就升任你为禁军统帅,然后还是那句话,所有不听命令的人,你可以直接用这把剑,摘下他们的头颅。”

“属下明白!”

侍卫大步流星的出去了,神采奕奕,器宇轩昂。

远涛城内到底会发生什么赵飞扬不知道,他也不在乎,不就是两个时辰吗?

可以等!

斗舰之上。

赵飞扬和项骁还有罗通就坐在甲板上,三个人对面而饮,莲花姬在一旁默默不语的伺候着。

“公子你说这两个使臣,他们会干点什么?”罗通很好奇,虽然他已经让潜入城中的部下去打探了。

他手下那群人是如何进入远涛城的,这个没办法去追究,总而言之人家就是进去了,还不止一个!

赵飞扬淡淡一笑“:你小子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八卦了。”

“这件事和咱们有什么关系?”

罗通摇摇头:“当然没关系,我只是担心他们万一要瞒着咱们做事,可怎么办呐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