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有的智慧和阴谋都抵不过绝对的暴力,面对路易斯,宋襄还能周转,面对薄湛,她连用脑的机会都没有。

领口的扣子被解开,她只能挣扎着躲避薄湛的吻,却徒劳无功。

薄湛看着瘦,力气却大得吓人,宋襄连动弹的间隙都没有。

“救……”

话没有说完的机会,绝望像潮水一样涌过来,顺便撞开眼泪的阀门。

脑子里空空荡荡的,却闪现出一张总是冷冷的脸。

“严……”

“想叫寒哥吗?”

薄湛忽然停下动作,在身下人眼睛上落下一吻,言语残忍。

“他在国外呢,打扰不了我们的。”

混蛋!

宋襄声音卡在喉咙里,红着眼睛摇头,却只能看着身上人再次靠近。

他的动作很温柔,却像是刻意的戏耍。

一点点的,从额头从脖子,最后一枚一枚地解开扣子。

宋襄被捂着嘴,盯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。

胸口感受到凉意,衬衫的扣子全数被解开,露出里面的胸衣。

薄湛啧了一声,“姐姐,真的好美……”

他视线落在那一痕雪白的肌肤上,缓缓俯身。

宋襄瞪大眼睛,用力摇头,“唔……!”

无济于事,没有人会出现。

她脱了力,绝望地闭上眼睛。

严厉寒……

砰!!!

一声巨响。

宋襄思绪模糊,以为是自己做了梦。

刹那之间,有人闯进房间。

薄湛被从她身上拎起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