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肯定是真的啊,要不然严厉寒干嘛急匆匆地走?”

宋襄跟苏曼走出办公室,几个挤在一起的小秘书正靠在一起说话。

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宋襄一出声,几个秘书全都瞬间散开。

“宋总好。”

“在说什么?”

几个小姑娘面面相觑,其中一个走上前来,把手机递给宋襄。

“对不起宋总,我们不该在办公区闲聊……”

宋襄没听秘书的道歉,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手机上的信息吸引住。

一则快讯,传严挚诚在国外出了车祸,生死不明,严厉寒紧急坐专机去欧洲。

配图很模糊,但宋襄还是一眼认出来,照片上确实是严厉寒。

宋襄握着手机,一时间反应不及。

她早上离开的时候严厉寒情况才刚刚好转,这才不过一上午,他竟然就直接出国了。

苏曼看她情况不对,在后面推了她两下。

宋襄回过神来,把手机还给了小秘书。

众人战战兢兢地散开,苏曼赶紧拉着宋襄回办公室。

“怎么回事,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?”

宋襄坐下来,扯了扯唇,“我怎么问?”

下属关心老板的爹?

怎么想都过界了。

苏曼撇了撇嘴,主动说给她把饭拿进来,然后自己出了办公室。

宋襄单独坐在办公桌前,犹豫了片刻,还是给赵哲打了电话。

“严总没有过来,公关部这边暂时都在压消息,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情况。”

宋襄早就料到了,挂了电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