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襄第一反应是严厉寒回来了,她下意识地迅速撑起身,直直地往门口的方向看去。

房门打开,走进来一位护士。

宋襄愣了一下,说不出来什么感觉,礼貌地有点迟钝,“有事吗?”

护士往房间里看了一下,道:“主任让我过来看看,你要是没办法自己去买吃的,我们医院有病号餐提供。”

宋襄结巴了一下,脑子不太灵活,“我……”

“刚才那位先生出去蛮久的了,所以主任才让我过来的。”护士提醒了一句,言语暗示。

宋襄无奈,不知道该佩服医生的贴心,还是吐槽医生太八卦。

她舒了口气,决定先安慰自己的胃,“谢谢,麻烦你帮我订餐吧,我没什么忌口的。”

护士比了个ok的手势,随即把门带上了。

房间里又恢复安静,宋襄靠在床头,无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垃圾桶的碎纸。

她咂咂嘴,还真有点想食必思的东西,之前她也常跟顾涟去的,这段时间彼此都忙就没去。

嘴里回味着想象的味道,再吃别的东西就会有所对比,怎么都觉得味同嚼蜡。

更何况医院的餐食以清淡为主,宋襄一天没吃东西,味觉又不灵,所有食物进嘴里基本都没味。

她强逼着自己塞下一堆东西,结果胃承受不了,又开始绞痛。

大半夜的,不得已叫医生来了两趟,少不了又要听训。

“你男朋友怎么回事?”

“我知道他是严厉寒,有钱也不能这么给人家做男朋友。”

“实在不行换了吧。”

……

宋襄胃疼得厉害,听到八卦医生的“劝告”,觉得心塞又好笑,咬着牙没说话,保存体力。

她缩在床上,等着疼痛过去。

脑子里迷迷糊糊的,又不敢睡太死,担心点滴打完了回血,只能吊着一点精神熬夜。

一直到凌晨亮点,点滴终于打完,医生过来拔针,又絮絮叨叨八卦了两句,甚至问宋襄是不是有难言之隐。

宋襄无语,最后只能装睡躲过一劫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