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襄转身,和说话的人四目相对。

短发,圆脸,身材高挑,黑色短款礼服,从头到脚都干净利落。

要不是嘴太贱,宋襄得给这姑娘竖个大拇指。

“这位小姐,我们认识吗?”

“你不认识我,但我认识你。”对方抬着下巴,姿态高傲,“段戈带你来的吧?”

宋襄心里明白一半,她这是被当作情敌了。

“我叫梁冉,我爸是梁怀中。”对方自我介绍。

宋襄无语,觉得这姑娘白瞎一副好皮囊了,除了衣品,居然是个绣花枕头。

上来就报爹的名字,这是有多急着炫富。

她撩开脸颊边上碎发,歪了下头,故意问:“梁?是做航空的梁司长家吗?”

梁冉表情一滞,嘴唇紧抿,眼珠子转了转,正要勉强开口。

宋襄单手撑着下巴,又道:“不对啊,梁家好像没有小姐,是我记错了吗?”

梁冉脸色沉下去,死死瞪着宋襄。

他们家是做食品的,这几年靠着段家虽然做得不错,但跟做航空的梁家根本没关系。

宋襄三言两语,尖锐直白地戳穿了梁冉的上流皮。

“你用不着管我是谁,反正都比你有脸。”梁冉冷哼,侧过身往大厅的方向看了一眼,有点得意,“芬姨根本看不上你,你自己心里没点数?”

用不着这憨批说,宋襄第一眼就看穿了段太太的为人,跟段向天就不是一个路子。

“梁小姐,我估计你是误会了,我跟段戈只是普通朋友,你用不着把我当假想敌。”宋襄不想节外生枝,无奈解释。

梁冉表情鄙夷,一副“你骗傻子”的眼神,道:“少装了,有本事让段戈带你回家,应该没少下功夫吧。”

宋襄舒了口气,舔了舔后槽牙,“梁小姐,你要是再没事找事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梁冉翻了个白眼,“你能怎么样,无非就是在段戈面前告我的妆,你以为我会怕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