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不怕。”宋襄接了她的话,面无表情地道:“但是你在乎。”

梁冉咬唇,瞬间被掐中死穴。

宋襄靠在栏杆上,往大厅的方向抬了抬下巴,“赶紧走吧,要不然我在你身边摔一跤,到时候说是你推我的,那你跳进黄河都洗不清。”

梁冉瞪眼,原本灵动高傲的眸子里充满着怒意,她用力跺了一下脚,“你给我等着!”

宋襄:“……”

好好一个姑娘,长得好,又会打扮,怎么脑子不太好使。

她懒得跟对方扯了,正巧眼神一瞥,刚好看到兰兰依偎在姓杨的身边,俩人耳鬓厮磨,亲密异常。

计划要紧,可不能被中途杀出来的程咬金破坏了。

她直起身子,越过了气得要爆炸的梁冉,重新回到了大厅。

挑了个角落坐下,观察着四周,既要盯着姓杨的,还要时刻关注严厉寒。

严厉寒一直在人群中央,敬酒的人源源不断,他手里端着酒,每次都只做样子抿一小口,老半天了都没换下一杯。

中途,严厉寒似乎是有什么事,从人群中退了出去,单独和段向天离了场。

宋襄眼看着对方的背影消失,这才松了口气。

果然,只要有严厉寒在,她就会觉得有压力,这种长时间的心理习惯太不容易改了。

宋襄叹气,抬眸,观察到兰兰已经挽着姓杨的出了门。

她赶紧站起身,拿好手里的手袋,准备跟出去。

从她的位置到门口,要经过一座香槟塔,塔垒得差不多有两米,旁边有侍应生看着。

宋襄只是小心避开,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靠近。

忽然!身后的人伸出脚,直接踹向她的小腿。

宋襄连尖叫都来不及,整个人就扑向了香槟塔的方向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