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襄前脚出了洗手间,后面温馨就拖着伤腿往外跑,完全不顾及场合,宋襄加快脚步,想要让保安看住这小疯子,没想到刚到拐角就撞上了严厉寒。

她身上多多少少沾了水,发丝略凌乱,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。

严厉寒带着严松,似乎是特地来找宋襄的,一看宋襄这幅模样,他不免皱眉。

“你这是什么样子,不知道什么场合吗?”

他话音刚落,后面就跟过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温馨拖着沾满血的腿,白着脸跑出来,一看到严厉寒,眼睛里立刻泪珠往下掉。

宋襄心里一沉,现在这情况她还真说不清,依着严厉寒对温馨的态度,十有八九得站在温馨那边。

果然,温馨还没开口,严厉寒眼中就闪过不虞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温馨哭得一抽一抽的,眼神血红地盯着宋襄,直接指责,“我不小心把水泼到了襄姐身上,襄姐一怒之下就把我推到了碎片堆里。”

宋襄咬牙,这小姑娘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真有点,完全有恃无恐。

今天场合特殊,她不能在这里因为这点小事耽误时间。

她转向严厉寒,直面严厉寒森森的眼神,“严总,事后我可以向您解释,现在不是解决这件事的时候,请您……”

“事分轻重缓急,这点不需要你提醒我。”严厉寒面无表情,直白地打断了宋襄的话。

宋襄语塞,心里闷闷地闭上了嘴。

温馨仍旧抽抽嗒嗒的,吸着鼻子道:“严总,我……”

“把她带出去。”严厉寒没理温馨,直接转身吩咐严松。

温馨傻了眼,没想到会是这种结局,她还维持着抽泣的姿态,表情十分滑稽。

严厉寒一声令下,严松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,他直接扯住了温馨的手腕,粗鲁地将人往后门方向带。

温馨还想哭喊两声,直接被严松捂住了嘴巴。

走廊里只剩下脚步声,宋襄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血,想转身去那拖把拖干净。

“你做什么?”

“拖地……”

“你是保洁吗?”

宋襄:“……”

严厉寒眉心紧锁,满脸不耐,他将宋襄上下扫了一圈。

“花一下午把你造成了个人,你用五分钟把自己打回去了。”

宋襄咽了口口水,“抱歉,我进去梳洗一下。”

严厉寒舒了口气,往身后看了一眼,“五分钟。”

宋襄如临大赦,提着裙子小跑回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