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外,男人只穿了一件衬衫,袖口还卷到了小臂,气势凛然,面色大半都隐匿在黑暗中,一声不出,就投下了恐怖的威压感。

宋襄脑子晕乎,但还是本能地缩了一下,然后就收回了视线。

她其实不太记得严厉寒是谁,就是机械地重复了一句,“王八蛋。”

严厉寒:“……”

他伸出手,第一想法就是把里面的死女人拉出来。

赵哲见状,赶紧提醒,“严总,襄姐好像喝醉了。”

严厉寒手停留在半空中,耳边是宋襄机械重复某些字眼的声音,他皱了皱眉,语气嫌弃地看向赵哲,“你先上车,开窗通风。”

赵哲听话照做,赶紧上了车。

严厉寒很不耐烦,等了不到半分钟,冷着张脸进了车里。

“严总,去哪里?”

“幕府。”严厉寒烦躁地吐出两个字。

他好不容易休息两天,昨天被宋襄逼着冲凉水,今天还要载着这死女人回家。

“停车。”严厉寒忽然开口。

赵哲踩下刹车,将车停在了路边。

严厉寒看了一眼身边眼神呆滞的女人,有点把人扔下车的冲动,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。

他想想,好歹睡了五年,就这么把人丢下车也没意思。

“回幕府,快点。”

赵哲不明就里,赶紧发动车。

严厉寒想通了,脸色都缓和不少,眼神也时不时地往宋襄脸上瞥。

她喝了酒,两腮坨红,唇瓣紧闭,略微撅嘴,耷拉着眉眼,看上去十分委屈。

他忍不住嘲讽:“装什么可怜?”

宋襄听到动静,扭头看了他一眼,眨眨眼睛,见没听到动静,又无聊地转头看窗外夜景。

严厉寒审视着她的神色,判断她是不是装出来的。

他看了半天,宋襄都是瘪着嘴的可怜模样,一点装的痕迹都没有。

“五年酒量都没长进。”他轻哼一声,收回视线不看了。

车一路开往幕府,路上的环境也逐渐清幽,环山公路修建地完美,一路往上,夜景奇绝。

宋襄趴在窗边,忍不住感慨:“严厉寒,王八蛋。”狗东西真有钱啊。

严厉寒听了个清清楚楚,猛地转头,略有震惊地盯着宋襄,她都醉成这样了,居然还能记得骂他是王八蛋,这心里得有多恨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