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什么玩笑,能送到严厉寒办公室的合同,少说十亿起步,她怎么能随便签。

宋襄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,赶紧把合同放下,笔依旧停在严厉寒面前。

严厉寒察觉到她没动静,睁开眼睛,似笑非笑,“给你机会,让你过一把董事长的官瘾,你还不乐意了?”

“就怕官瘾过了,不该背的锅也背了。”宋襄头脑清醒,不上严厉寒的当。

“小人之心。”严厉寒冷笑,从宋襄手里抽出钢笔,龙飞凤舞地签下三个大字。

宋襄收好合同,坐到一边,“您吃好了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我让你走了?”严厉寒冷眼看她。

宋襄停住动作,不明所以。

严厉寒往身后扫了一眼,命令式口气,“把桌上那一堆都拿来,念。”

宋襄看了一眼墙上的钟,有点不乐意,“我下午公司还有事,而且您的文件都很重要,最好还是……”

严厉寒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,“我放你半天假,少罗嗦,去拿来。”

宋襄咬牙,是真想把面前没吃完的康师傅全都盖到他脸上。

严厉寒抬头,注意到她眼里不爽的眼神,忍不住冷笑,露出森森白牙,“你还好意思矫情?如果不是你,我昨晚不会被叫去老宅,听那群蠢货扯了四个小时的鬼话,大清早起来还要处理临时董事会。”

宋襄深吸一口气,“是严小姐挑衅我的!”

严厉寒斜眼看她,事不关己的态度,“她怎么不去挑衅别的阿猫阿狗,偏偏和你过不去?”

宋襄豁出去,直接怼:“你们严家人有什么毛病,我怎么清楚?”

严厉寒冷下脸,“你说什么?”

宋襄话说出口,对上严厉寒漆黑的瞳孔,又觉得后怕,原本脱口而出的话又塞在了嗓子眼儿。

她蹭的一下站起身,气势汹汹,“我……”

严厉寒盯着她,看她有什么把戏。

宋襄攥紧拳头,用力说话:“我去拿文件!”

严厉寒被她喷了一脸口水,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。

“宋襄!”

宋襄故意装看不见,小跑着去拿文件,捧了高高一摞放在严厉寒面前,彻底阻绝了两人的视线交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