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襄有点强迫症,给严厉寒看之前她觉得害怕,不太敢上手,忽然看到鱼骨的位置,不取出来她实在难受。

严厉寒十分后悔把刀递到宋襄手里,现在是说什么都劝不住宋襄,他又不好对她吼太过,一点小事,太较真反而失了风度。

宋襄一直向前,“严总,张嘴吧。”

“我说了不需要!”

严厉寒双手后撑,上半身保持着后仰的姿势,一副避之不及的态度。宋襄步步紧逼,微笑着拿着镊子靠近,和善的眼神在严厉寒眼里就是“阴森森”的恐吓。

“别过来!”

“不要害怕~”

“宋襄!!!”

……

咚咚咚。

敲门声响起。

宋襄停下动作,扭头往门口看。

穿着西转的男人看上去三四十岁,表情温和,“两位,是要取鱼骨吗?”

说完,他眼神古怪地在宋襄和严厉寒身上扫了一圈。

严厉寒身子后仰,表情抗拒,宋襄欺身上前,就差把严厉寒直接按下去了,女上男下,看着不太雅观。

宋襄反应过来,赶紧后退,“方医生吧?”

严厉寒冷着脸坐直身子,动作十分不爽地整理衣服。

方医生端着眯眯笑进房间,看到打开的医疗器械,看了一眼宋襄,又看了一眼严厉寒。

“是这位先生被鱼骨卡到了吗?”

宋襄摇头。

方医生愣住,“那是?”

宋襄:“我们俩。”

方医生笑了,“原来是病友间的互相关怀。”

宋襄&严厉寒:“……”

严厉寒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,已经折腾了快十五分钟了。

宋襄捕捉到他的表情,识相地提醒医生,“您先帮严总看吧。”

医生挑眉,“ok。”

人也人士就是不一样,戴上手套,电筒一开,安全感瞬间就像佛光一样普照四方。

严厉寒仰着头,借医生取鱼骨的间隙,瞥了一眼宋襄,眼神意味很明显,嫌弃。

宋襄转过头去翻白眼,心想是你自己撞上来的。

“好了。”医生起身。

宋襄震惊,“这么快?”

医生举起镊子,上面有一根细鱼骨,“不是大骨,伤害不大。”

宋襄忍不住摸了摸脖子,开始害怕,她可以感觉到那块骨头的体积,应该不是这种小问题。

严厉寒清了清嗓子,冷冷地对医生道了谢,起身的时候瞥到宋襄的小动作。

他本来想直接下楼,现在忽然不想走了。

他单手插兜,朝宋襄努了努嘴,“坐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