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襄坐在休息室里,等医生等得浑身难受,连咽口水都不敢。

忽然听到有脚步声,她惊喜地起身迎接,“方医生?!”

玻璃门被推开,走进来的人并不是陌生的医生。

宋襄往里走了一步,有点茫然地看着冷脸的男人,“严总,您怎么上来了?”

严厉寒满面冰霜,走到椅子前坐下,一言不发。

宋襄眼观鼻鼻观心,悄悄回到刚才的位置重新坐下。

彼此无言。

片刻后。

严厉寒:“医生人呢?”

宋襄:“可能堵车了。”

严厉寒抿唇,眉心皱得能夹死一只苍蝇,忽然又起身,似乎是要离开,走到门口又停下了脚步。

宋襄琢磨了一圈,心里有了个大概。

“我觉得被鱼骨卡着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。”

严厉寒回头,不冷不淡地斜眼看了她一眼。

他单手按着腰带,明显是有点烦躁。

宋襄估计,这货肯定是以去洗手间的名义上来的,现在正煎熬着呢。

她忍着爽感,忽然觉得喉咙也不是那么难受了。

“严总,要不您先坐下吧。”

严厉寒没理她,转身在医务室里来回转了两圈,很不客气地翻出一堆医疗器材。

宋襄在后面看着,猜测这货的动静,“您要自己取?”

严厉寒将一大盒东西单手拿出来,直接扔在了宋襄面前的小白床上,“你来。”

宋襄震惊,指了指自己,“我?”

她赶紧双手拒绝,“不行不行,太危险了。”

“取个鱼骨而已,你又不瞎,有什么可危险的?”严厉寒语气凶狠。

宋襄耸耸肩,壮着胆子说:“我连昂刺鱼的骨头都能吃下去,瞎不瞎的,我自己也不敢保证。”

严厉寒:“……”

他面色阴沉,在宋襄对面的椅子上坐下,手肘下意识地压在膝盖上,然而动作太大,估计是牵动了后背的伤,又皱着眉直起了身子。

“赶紧的。”

宋襄是真不敢,勉强地开了不锈钢盒子,扑面而来一股医疗酒精味。

她找到了称手的镊子,又拿了小手电筒。

“严总,我没什么经验,您多担待。”

废话,正常人谁会有这种经验?

严厉寒不想听她啰嗦,仰头,张嘴。

宋襄内心告诉自己冷静,硬着头皮托住男人的下巴,将电筒照了进去。

“严总,你嘴巴张大点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