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方坐下,面前都是一碗加蛋的面,严厉寒低头看了一眼碗里的东西,露出意外的眼神。

看着卖相还不错。

宋襄也觉得挺骄傲,按这个速度下去,她今年有望摆脱厨房废物的称号了。

对面严厉寒拿起筷子,夹起面条,放进嘴里。

宋襄没吃,偷偷瞄着严厉寒的表情。

严厉寒刚把面放进嘴里,下一秒眉心就缓缓收紧。

宋襄心一悬,不太确定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严厉寒面色艰难地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,然后放下筷子,“你确定面熟了?”

宋襄回想刚才煮面的过程,有些许的心虚,她挑起一根面条夹断。

果然,面心还是生的。

她干巴巴地笑了两声,朝严厉寒打了声招呼:“您等下。”

说完,迅速跑到厨房。

严厉寒看着她拿了两个小锅盖出来,一个盖在了她自己的碗上,一个盖在了他的碗上。

“放心,焖一会儿就熟了。”

严厉寒:“……”

这是意面,不是泡面!

不过他估计说了也是白说,对面这女人在厨艺上不是缺根筋,而是根本一根筋都没有。

宋襄不慌,双手搭在桌上,咬着筷子等待。

都是面,殊途同归,能差到哪去。

等待的时间,她还有心情跟严厉寒交流工作心得,想趁机偷师。

严厉寒闭着眼睛假寐,一副“不听不听王八念经”的态度。

宋襄一个人叭叭半天,发现严厉寒根本没有说话的意思,她讪讪地闭上了嘴。

“严总,你伤怎么样了?”

严厉寒:“托你的福,死不了。”

宋襄:“……”

双方无话。

宋襄觉得尴尬,随口一问:“您要是需要上药,可以找我。”

她估计严厉寒也不会要她上药,毕竟那天他就拒绝了的。

没想到严厉寒忽然睁开眼睛,淡淡地道:“可以。”

宋襄:“啊?”

严厉寒:“药在我卧室里。”

宋襄嘴角抽了一下,“哦……好!”

她声音太大,不小心劈到嗓子,喉咙里一阵疼,还得赶紧起身,先去帮严厉寒拿药。

严厉寒背上伤不轻,除了外敷的药,还有一堆口服药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