里面人没发现外面的情况,宋襄打了电话给严松,让他立刻出现。

严松果然有效率,没十分钟就带了人出现。

宋襄扛着严厉寒在原地坚持了十分钟,腿都要断了,等到严松出现,她还是跟着上了车。

严厉寒没靠近她,拧着眉心坐在一旁,浑身都冒着热气。

宋襄觉得这货真是脑子有问题,带病出来折腾,好像玩的是别人的命。

全程无话,坚持到了医院,还是前两天那几个医生。

“这怎么能下水呢,还是海水!”主治医生本来唯唯诺诺的,看到严厉寒背上的情况,当场就变了脸色。

宋襄凑过去看了一眼,引起一阵生理不适,正要做表情,结果被严厉寒逮了个正着。

她讪讪地扯了扯嘴角,悄悄地挪到了病房外面。

严松站在门口,看到宋襄出来,忽然清了清嗓子。

宋襄感觉他好像有话要说,果然,下一秒,严松就说:“少爷很少受伤。”

废话,他跟个娇宝宝一样,谁能伤到他。

“除了小时候。”严松又道。

宋襄愣了一下,“小时候常常受伤?”

严松耸耸肩,“我们那会儿都是靠打赌输了决定谁跟着少爷受苦。”

宋襄:“看样子你就是那个倒霉蛋。”

严松长舒一口气,似乎十分感慨,往房间里看了一眼,“这两天夫人在家,少爷不乐意回去。”

宋襄疑惑,不懂这之间有什么联系。

病房里的医生走出来,脸色不太好。

“我们要处理下伤口,得进手术室。”

宋襄震惊,“要动手术?”

“不算是手术,只不过需要在无菌环境下进行。”

医生再三叹息,又看了看宋襄和严松,“两位,严总的脾气我们多少了解,但是你们不能不劝,要不然这得出大事。”

宋襄和严松同时闭了嘴。

医生开了单子,让严松去拿药,又请宋襄推严厉寒去手术室。

宋襄本来对严厉寒怨气不小,然而下午知道他不是温馨孩子的爹,现在又要动手术,怨气忽然就被愧疚和同情给暂时盖过去了。

她走进病房,发现严厉寒裸着上身,后背上全是乱七八糟的药膏,看着惨不忍睹。

他垂着头,大概是太难受了,听到动静都没抬一下头。

护士把轮椅推进来,宋襄轻轻拍了拍严厉寒的肩膀,“严总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