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多小时的车程,宋襄靠在窗口,从开始的焦急到后来的麻木,眼泪都没能流出来。

到了津市地界,严厉寒忽然接到电话。

“有你妈妈的消息了。”

宋襄登时坐起,一把抓住严厉寒的手腕,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“在哪儿?”

严厉寒:“新华路附近,有好几个人看到过类似你妈妈的女人,我已经让人过去地毯式搜索,我们直接过去,估计马上就能找到。”

宋襄缓缓松开他的手,低头看着膝盖。

现在还不确定,万一……

她不敢想,闭着眼睛缩回角落里,内心一遍又一遍地祈祷。

时间一点点过去,车开到了疗养院附近,直奔新华路。

宋襄双手攥紧,呼吸乱得一塌糊涂。

“严总,到了。”司机提醒。

宋襄睁开眼睛,不等司机把车彻底停下,她已经准备开车门。

被刹车的惯性撞到前座,她丝毫不在乎,跌跌撞撞地下了车。

另一边,严厉寒也很快下了车。

距离车不远处,正有一群人围着,身上还传着警察制服。

宋襄直直地冲过去,眼泪终于控制不住。

跑到人群外面,她双手无措地抬起,却没敢发出声音。

她害怕,害怕看到不想看到的。

“阿姨,你说说话。”

“襄襄……”

熟悉的声音。

宋襄瞪大眼睛,回过神来,立刻就伸手往人群里挤。

她身后,严厉寒带着人赶上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