严厉寒走了。

严厉寒走了。

上完厕所,宋襄站在洗手台前,闭着眼碎碎念。

“我没走。”

声音冷不丁戳出来,吓得宋襄惊呼一声,差点魂都没了。

不远处,赫然是严厉寒站着。

她瞪大眼睛,“这里是女洗手间!”

严厉寒耸肩,毫不畏惧,“只有你一个人。”

宋襄闭了闭眼,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先出去。”

她说完,严厉寒反而往里走了两步,顺势关上了洗手间的门。

“你做什么?”

宋襄略惊,忙不迭后退。

严厉寒眸子漆黑地盯着她,瞳孔里侵略感克制却汹涌,让她有一点害怕。

“还有好多工作,先回去吧。”宋襄冒险走上前,本来想越过去,却被严厉寒扣住了手臂。

外面传来声音,是段戈的,应该是在找她。

“严总……”

宋襄有点紧张,忍不住低下了头。

严厉寒将她拉到了身前,双手皆环住她,作出拥抱姿态。

宋襄想往后,脚下却被严厉寒抬脚挡住。

“宋襄。”段戈又叫了一声。

宋襄立刻应了一声。

她以为严厉寒会住手,没想到他还是伸手碰上了她上衣的拉链。

他想做什么?

细微的拉链被拉下的声音,她屏住呼吸,惊愕与紧张交加。

“严厉寒不会在里面吧?”段戈在外面说了一句。

宋襄闭眼,“怎么可能!”

呵。

一声男人刻意的轻笑在耳边响起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