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目睽睽之下,宋襄走到了严榛榛身边,抽了纸巾,亲手给她擦眼泪。

“是我不该来的,反倒惹事了。说来说去,都是严家的东西,我才是外人。严老把女儿交给我,那是看得起我。”

“听听,这孩子多懂事。”在门口遇到的“三姑”先开口,夸了宋襄一句。

气氛瞬间缓和。

严厉寒还冷着脸,严震霆也没有松口的意思。

宋襄回到位置上,给自己倒了杯酒,又给严厉寒倒了一杯,然后面不改色地拉着严厉寒起来。

“严老,您别见怪,他没跟您较真的意思。”

说着,自己先喝空了一杯。

严震霆脸色稍缓,但也没说软话。

宋襄用手肘推了推严厉寒,严厉寒眉间放松,总算是低头,没有言语,走过去给老爷子倒了酒。

“爷爷。”

只叫了一声,也算是服软了。

严震霆总算是有反应,端起酒杯,爷孙俩轻轻碰了一个。

宋襄重重地松了口气。

“你准备给榛榛派什么职务?”

刚喝完酒,老爷子就又问了话。

宋襄低头,平静地帮严厉寒盛了一碗蒸蛋,让他去去酒气。

同时,她又说:“我的秘书,您看怎么样?”

严震霆皱眉。

“不是我不想给她重要位置,主要是为了她身体着想,我把她带在身边,凡事好照应。”宋襄微笑着道。

这番话够漂亮了,姿态也够低,严震霆再给脸色,就是欺负晚辈了。

“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这算是过关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