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襄洗完了澡,因为里面太热,还是穿着浴袍出门。

严厉寒坐在沙发上,看着她坐在妆台前梳头发。

记忆如潮水般涌上来。

以前有过很多次,事后她会洗澡,然后穿着浴袍出来,坐在镜子前面吹头发,收拾好自己就走人。

比他还无情。

现在,她擦着头发,忽然转头看他。

“再等会儿好吗?五点可能来不及了。”

现在都四点四十了。

严厉寒:“又不是开会,急什么。”

宋襄“哦”了一声,转身去继续吹头发。

严厉寒看着她弄好头发,然后又打开抽屉,对着镜子给自己上了淡妆。

女生约会之前,都会这么精心打扮?

他是最烦等人的,现在却觉得这个过程极其有意思,就这么看着她的背影,心情也能很愉快。

她上了妆,又拿着衣服去隔壁换好,再走出来,就是一身白色长裙。

“我好了。”

“出门。”

宋襄一听,脸上现出一丝欢乐。

跟着严厉寒出门,随行的人都换成了严挚诚的人,他们想中途跑路也不太可能。

从郊区到市里有一段距离,等到繁华地段,天色已经黑了。

严厉寒弃了车,带着宋襄走路。

路边有很多小摊子,热闹平凡,烟火气很重。

“番茄乌梅?”

宋襄小声嘀咕一句。

严厉寒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是个小摊子,一车红彤彤的东西。

“想吃?”

宋襄双手背在身后,沉吟片刻,歪着头说:“没吃过。”

“买。”

宋襄笑了声,朝严厉寒伸手,“你带钱了吗?”

严厉寒看了她一眼,伸手去拿口袋里的手机。

摸了摸,表情顿住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