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估计马上就要继承梁董衣钵了。”宋襄倒了杯香槟,轻抿了一口,“您也该享清福了。”

寻常人听到这话,都得高兴,可偏偏梁太太不行,她被外面的女人压了多年,最近梁董几乎就不回家,也闭口不提儿子的事,反而把那个贱人的孩子带在身边,她为了这件事,日夜难眠。

宋襄说完,她连假笑都做不出了。

正无话可说,远处几桌传来点细碎声音。

宋襄和梁太太同时抬了头,往远处看去。

紧跟着,梁太太就变了脸色。

“这是哪位?我之前都没见过。”宋襄故作不知,转脸问梁太太。

梁太太攥着手,气得脸色发白,唇色发抖。

不等她起身,刚出现的贵妇就在一年轻太太的陪同下走了过来。

“宋总,这是……梁太太。”

宋襄赶紧起身,脸上带笑,“真是巧,都是梁太太。”

说着,她朝身边梁太太看了看,作出要介绍的意思。

没想到,梁太太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抬起酒杯就砸了过去。

“梁太太?我还没死呢,你就有脸出来招摇过市了?”

砰地一声,酒杯碎裂,室内所有目光也都聚了过来。

宋襄一脸无错,赶紧去拉住梁太太,却被一把甩开。

那突然冒出来的贵妇很平静,笑着说话:“这可是宋总的局,何必给人家找不痛快呢。”

说完,完全不在意场内的目光,朝宋襄举起了香槟。

宋襄脸上尴尬,转头看了一眼梁太太,“您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