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襄被他戳穿心思,清了清嗓子,“好像是茉莉花?”

严厉寒点头,“鼻子灵。”

宋襄撅嘴,打量他的神色,“在哪儿沾上的?”

严厉寒就爱看她这样,下巴微抬,余光一扫,瞥到她认真地盯着他,又忍不住说实话。

“郊外,茶庄。”

宋襄笑出声,凑过去又闻了两下。

“好香啊。”

严厉寒抱着她,道:“想亲近我就直说。”

宋襄啧了一声,脸上微热,要不是看他身上有伤就捶他了。

靠在他怀里,一路到了山庄。

雨越下越大,一点停的意思都没有。

草草吃了晚餐,他就拉着她上了楼。

宋襄太了解他了,饭桌上就看出他那点意思了。

“干什么,还没洗澡。”

房间里黑漆漆的,他抱着她到了窗边,将窗帘拉开一层,只剩一层薄纱朦胧罩着,微弱月光照进来。

宋襄被他放在了高脚椅上,身后就是整片的玫瑰园。

担心有人,她伸手推他,“万一……”

他眼中一片幽深,迅速扯下了领带,将她的手捆在了椅背上。

“我让人把园子锁了。”

啧,果然是有预谋。

“你松开,别捆着……啊……”

胸口传来酥麻感,她仰起脖子,难耐地咬住了唇瓣。

旁边有着落地镜,将她的弓起的姿态尽皆收入,映着微光,越发讠秀人。

大雨打在玻璃上,就好像有人在窗外窥视,尽管有薄纱阻挡,还是将羞耻感拉到了最大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