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屋子的玫瑰,驱散了整栋楼的忿懑,也让宋襄的心情安定下来。

分完了花,她坐在办公室里,鼻息之间满是香气。

下午,不出所料,公司里不少员工都发了视频,全都是匿名指责严榛榛的。

幸好宋襄提前打了招呼,要不然还真压不住。严榛榛的名声事小,连累了严氏才是得不偿失,她不想给严厉寒找麻烦。

脖子上、侧脸上,都是辣油刺激过的地方,很快就开始泛红。

整个下午,严榛榛虽然没出现,但宋襄也没好受,浑身都热辣辣的。

好不容易撑到下班,严厉寒亲自来接她。

一上车,他就注意到了她的衣服。

“不热吗?”

宋襄穿的是长袖,就是为了遮住脖子上的红斑,严厉寒问起,她随口一说:“办公室有空调,不热。”

严厉寒眉心略收,没有再问。

宋襄刻意放下了头发,遮着侧脸的红色痕迹。

严厉寒没多问,她反而松了口气,没有注意他的脸色。

他开车回了紫金嘉悦,时间还早,严松送了一桌菜过来,俩人简单地吃了。

宋襄身上难受,就只想赶紧吃完回房间泡冷水澡。

严厉寒这几天见到她都是话多的,今天难得安静,也没提下午玫瑰的事。

晚餐结束,她回房间洗澡,他去书房办公。

泡了冷水,身上舒服不少,宋襄脑子才上线,觉得严厉寒有点不对劲,好像看着心情不太好。

她擦着头发,想去他书房找他,没想到刚到门口,就听到一声开门关门声。

他出门了?

心一紧,确定他是生气。

推开门出去,走到书房门口,果然没看到他的人。

她眨了眨眼,有点茫然,头发都没擦干就坐在了沙发上,给严厉寒发了消息,一个字的回复都没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