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放下东西,前前后后地想着严厉寒的反应,不确定是哪里惹他生气了。

正想着,后脖颈上开始发痒。

她忍不住抬手,用力抓了抓。

忽然,灵光闪过,有点想明白。

严厉寒在她身边留了人,虽然不是时时刻刻监视,但一定也离得不远。

她众目睽睽之下被严榛榛泼了饭菜,那些人不可能不知道。

他一定是知道了,所以下午才给她送花,是安慰她?

那……为什么要生气?

一肚子疑问,又担心着急。

她不怕他生气,就怕他掉头走了,连说清楚的机会都不给她。

正想着,门锁忽然动了。

她蹭的一下起身,转身看去,果然是严厉寒进了门。

松了口气,鼻子都不免一酸。

“你去哪儿了?”

严厉寒抬眸看她,注意到她眼睛里的小心。换了鞋进门,在沙发上坐下。

“过来。”

宋襄疑惑,缓缓靠近过去,在他身边坐下。

严厉寒顺势抱住她,撩开她脖子上的头发。

宋襄惊了一下,抬手去遮,中途就被他扣住了手腕。

“别乱动。”

“哦……”闷闷地应了一声。

严厉寒看到了她脖子上的红斑,一直往背部绵延,呼吸瞬间收紧了。

起身,去将客厅的窗帘都拉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