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>

我姓秦,名凡,爸妈都是农民,家里的主要收入就是靠着那几亩薄田,所以一直以来生活都是紧巴巴的。

我记得那年我五岁,村里的小卖部引进了我们村的第一部座机电话,小卖部店主成了我们村唯一的“有钱人”,震惊了整个村子,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更是震惊了十里八村,甚至险些害得我命丧黄泉。

我们村叫安塘村,村里的人都相互认识,毕竟都相处了几十年了,是不是本村的人一看就知道了,不知道从哪天开始,有一个女人,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,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要到这家店里来买一次东西,买的东西也很奇怪,这个女的买一些别的东西,但是总会让老板拿一些吃的东西来看,比如饼干,糖果,罐头之类的,然后就让小女孩对着这些东西用力的闻,闻完之后还给老板并不买,女的会买别的东西带走,而她给的钱第二天就会变成纸灰。

当然钱变成纸灰的事老板开始并不知道,只是常发现放钱的抽屉里面有纸灰,刚开始他并不在意,还以为是自家小孩顽皮,把烧完的纸灰放到了放钱的抽屉里。

就这样过了几个月,这对母女还是按时来买东西,这个时候店里的老板就开始留意了,因为放钱的盒子里常出现纸灰,他也问过家里的孩子,孩子们都说没有弄过,在这对母女买东西的日子里,他也查过钱,发现第二天就会少了他们买东西的钱数,让店老板觉得更可怕的是,这对母女买完东西后,就会往一处没人的地方走,她们走的方向,要去的地方是一片坟地。

过了坟地,最近的村子也有十几里路呢,如果是别的村的,买东西不可能走这么远的路来,还有,这对母女走路,从来都不回头,也不会往路两边看,大人不看就算了,但是这个小女孩也是这样,而且她们走路的样子,也很别扭,不像是正常人。

后来我听小卖部的叔叔说给村里人这件事后我还特意去看了一次,我当时只是打量了那个小姑娘,我发现那个小姑娘是出奇的安静,完全跟同龄人不一样,我们这个年纪正是好动的年纪,要想让我们静下来,老老实实的那根本不可能,而她却是一直静静地站在她妈妈身边,她妈妈叫干什么就干什么,没有多余的话和动作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