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>

道士也是皱紧了眉头,突然,原本躺在棺木中母女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,而后直挺挺的站了起来,就向电影里面的僵尸一样。

道士当即大怒,大喝一声,“孽障,尔敢!”然后迅速的念起了一串我听不懂的咒语之类的东西。

僵尸母女一下同棺木中跳了出来,但是身体触碰到道士布下的阵法红线,身体上顿时冒出一股白烟,哀嚎一声双双又落回了棺材中。

僵尸母女似乎并不死心,又是大叫一声想要冲断那红绳,就在此时,道士停止了吟唱,一声震喝,一道金光突兀从密密的黑云中射下,正中僵尸母女,顿时两声凄烈的惨叫声传出,同时僵尸母女的周身放出了一阵黑烟,向着周围猛的扩散开来。

道士神色一变,大喊道:“快躲开,小心黑烟!”

我也是连忙躲闪,但还是被黑烟瞬间吞噬了,当即我就感觉脑袋一阵昏沉,浑身无力栽倒在地上,失去意识前我听到了道士说了一句话,“尸毒攻心,我也回天乏力,准备后事吧。”

等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爸爸就在我身边,我的身边摆了一堆我从来没见过的东西,我努力地想喊爸爸,却怎么也喊不出口,然后我再度陷入了昏迷。

等我再次醒来后,我竟然发现我没事了,问过妈妈,妈妈说我昏迷了三天,是爸爸救了我,于是我就去问爸爸,可是爸爸对我的事只字不提,我只是发现,原本正值壮年的爸爸一夜之间变得头发花白,而且状态一天不如一天,后来没过多久爸爸就走了,爸爸走后,关于他是如何救治了原本必死的我的事情,就彻底成为了一个迷。

爸爸走后,家里失去了主要的支柱,妈妈一个人既要种田还要操持家务很是辛苦,后来我选择辍学了,征得妈妈同意后,我去了少林寺,因为那里既包吃包住又可以学东西。

而我这一待就是十五年,十五年沧海桑田,整个世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法,而我也是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我独自一人行走在山路上,听着山林中的鹰鸣雀叫,心境格外的空明,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妈妈了,就忍不住的开心,毕竟我已经十五年没见到妈妈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