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江把电话给了叶景淮。

“表哥。”肖楠尘说,“抱歉,今晚不能过来了。明天应该也没时间过来参加你的婚宴,这边出了点事情。”

“好。”叶景淮说道,“你忙你自己的。”

“你别喝太多,对胃不好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那我不打扰你们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肖楠尘挂断了电话。

心里也陡然有些压抑。

叶景淮到底有多喜欢安暖,他和秦江都知道。

明天的大婚,可能最痛苦的人,真的不是安暖!

肖楠尘从外阳台进去。

一进去就看到夏柒柒眼巴巴的看着他,就怕他真的离开一般。

什么时候这么舍不得他了?!

肖楠尘内心,还是温暖了好些。

他走到夏柒柒的病床边坐下,“我不会走,你困了就早点睡吧。”

“我不困,我饿了。”夏柒柒突然开口。

肖楠尘才想起,他们两个人好像都没吃晚饭。

这么一提醒,他似乎也饿了。

“我点餐。”

“我要吃辣子鸡,泡椒鱼肚,爆炒黄喉......”

“吃粥!”肖楠尘直接打断夏柒柒的话。

“......”夏柒柒眼巴巴的看着肖楠尘。

“病人就应该有个病人的样子。”

她能说她得病是装的吗?!

她就破了一点皮,什么脑震荡,都没有好吧?!

夏柒柒龟毛的不敢反驳。

一会儿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